重庆夜店的从业人员之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?

我一直以为堂弟辞掉家里安排的报社工作,跑去重庆夜店当DJ是件特神奇的事,他说受够了陪领导打乒乓球,受够了陪阿姨们聊老公孩子,受够了买AJ都考虑一年半载的工资,我一开始还觉得他只是太年轻,后来在一次跑去看这小子的时候,跟他的同事们一起吃个了饭,才知道,夜店原来是这么卧虎藏龙的地方???

我们大多数人对夜店从业者的印象,还停留在过去,什么不学无术,只能在重庆夜店讨生活之类,可你实际了解了解就会发现,时代真的变了,给你们说几个典型的就知道了。

【天生我材型】

“这一行以前哪个不是野路子,饭碗就那么几个,你不争就饿死。”

VJ蒋某(蹦迪时候,屏幕上的各种变换,就是VJ的工作),以前的职业其实是保安,后来因为VJ工资高,就在VJ身后瞄屏幕偷学,最后偷师成功,成功去另一家店转职成了VJ,然后不断这样自学,现已成为艺术部总监。

重庆夜店的从业人员之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?

“主要就是觉得挣到钱了,这个才是换行业最主要的原因”。

设计小A,他本来是大酒店的厨师,因为爱玩,跟朋友接触到了打碟,转行做了DJ,后来觉得当DJ太累,就开始学设计,从模仿开始,半年时间,就已经成了某家大型夜店的设计,手下还有两个设计助理。

【放荡不羁爱自由型】

“打死也不想回去看我后妈脸色生活OK?你花的钱都是自己挣得,他们就都能闭嘴了。”

营销小组的小组长笑笑,一个爱健身的粉头发姑娘,原来的工作竟然是在北京做改装车,据说还去美国留过学,现在跑到酒吧来做营销,要是做的不好养活不了自己,30岁了就得回家继承酒店……人比人,算了还是别比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当时领导的女儿看上我了,不得不逃。”

副总Lee,原来是城市招商办的主任,后来不干了跑去当导演,顺利进入某知名卫视后,又不知道怎么想的,跑夜店来了,据说还尝试过DJ的职位。

【不受世俗偏见干扰型】

“工作无非就这么回事,问题不是在哪做,而是你想怎么做。”

在某者荣耀做过,也在大学当过老师,佛系大高个小李,不抽烟不喝酒,喜欢养鱼,现在正窝在夜店办公室认真地做特效后期。

“没办法老婆太能花钱,我又太爱她了哈哈哈哈哈。”

长腿哥曾就职于某国际一线汽车品牌的品宣部门,又跑去帮亲戚开过服装店,现在已经是某店的营销一把手。

【职业类型不变型】

“之前公司倒闭失业了,正好这招人,就来了。”

原本在广告公司就职,后来跟过一段时间剧组,影视后期老林,现在也在夜店里做起了摄像兼后期。

重庆夜店的从业人员之前都是做什么工作的?

“生活和工作是我自己选的,这就够了。”

还有堂弟这个原本在报社写稿,现在跑夜店研究活动策划与新媒体的,可以说跟上述比起来,转职转得完全不酷了,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弱鸡。

当然也不是说所有在重庆夜店工作的人都是这样,只不过时代真的一直在进步,可能八九十年代,夜店还会给人一种极其不妥,危险,三教九流聚集地的印象,但是在如今,所谓的职业偏见其实正一点点削弱,当今国内的夜店,正随着电音文化的普及,国人审美趣味的不断提升,夜店品牌化的规模形成,开始慢慢变得越来越正规起来,大连FIRST FLY就是这样一家全国连锁的,登上全球百大夜店榜单的超级夜店品牌,预计今年开业,真心期待这样专业正规的夜店群体不断壮大,带给我们更多更优质的夜生活娱乐体验。